您當前的位置 : 中國甘肅網 >> 甘肅書畫 >> 美術展廳

畫道法自然 蜜成花不見——訪畫家沈風濤

21-06-04 09:19 來源:蘭州日報 編輯:趙滿同

  原標題:畫道法自然 蜜成花不見——訪畫家沈風濤

  沈風濤作品

  沈風濤

  湖南石門縣人。甘肅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館館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歷任甘肅省美協理事,省美協國畫藝委會委員。

  記者在一個機緣巧合下認識了我省著名畫家沈風濤先生,已過古稀之年的他看起來精神矍鑠,甚至眼神里含著孩童般得清澈與率真。近日,記者拜訪了這位風趣幽默的藝術家,了解他在藝術之路上探索的點點滴滴。

  當記者來到他的小院時,看到綠植與花鳥魚蟲相映成趣,想必在這樣的環境下作畫絕對是一件美事。翻看了沈風濤的部分作品,不管是山水、花鳥,還是人物、動物,特別是鐘馗、羅漢、老虎等,一個個生動飄逸,神采熠熠,渾然天成,還透露著一種自然率真的禪意,極富生氣。

  如此道法自然的純粹,一定與他的藝術經歷不無相關。說到此,沈風濤談起了他的藝術成就的引路人,那就是劉繼卣先生,他是杰出的中國畫家、連環畫藝術大師,乃新中國連環畫奠基人,被譽為“當代畫圣”“東方的倫勃朗和米開朗基羅”,是中國近現代美術史上卓有成就的動物畫、人物畫一代宗師。雖然劉繼卣先生已故去多年,但是談起他,沈風濤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

  “我從小對藝術就很癡迷,經常在書本上涂鴉繪畫,后來于1965年上了蘭州師范(現蘭州城市學院)。在那個特殊的年代,我并沒有停止自己的藝術追求。”無論在藝術上取得怎樣的成績,沈風濤對藝術的態度是虔誠的,甚至是誠惶誠恐的,總是在交談中有意無意地透露自己是“業余”的。“我不是科班出身,只是有幸碰到幾位大師點撥而已,他們也讓我知道自己窮盡能力也不可能達到想象中的藝術高峰……而且我覺得尤其是搞藝術這一行,天賦是第一位的,雖然愛迪生說過,天才就是1%的靈感加上99%的汗水,但是后半句總是被人忽略,那就是‘但那1%的靈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這一點導致了藝術的殘酷性,因為在探藝的旅途中,絕大多數的探路者只能扮演徇道者和墊腳石的角色。藝術又是一項無法圓夢的憾事,因為審美意識到了的理想藍圖,卻永運也無法用現有的技巧去完成。無怪乎藝術巨匠米開朗基羅在86歲辭世前無奈地說,‘我才在探藝途中找到一點感覺,上帝就這樣無情地在招喚我去極樂世界 ’。 ”

  記者看到沈風濤的作品中,對“灰”的運用是非常精妙的。他說:“國畫本身是兼具哲學況味的,灰是黑白對立的緩沖與銜接。知白守黑的目的是在沖突的不平衡中尋覓和諧的效果。在藝術上有所成就的人都是‘灰’調處理的魔術師!黑、白、灰、點、線、面為水墨畫的六大要素。點是線的延伸,面是線的橫移,它們之間是互補又相悖的關系。墨白灰中最難駕馭的是‘灰’調,就如經典的詩句一樣,不可增添一點,亦不可減少一分。”

  在藝術的道路上,沈風濤除了劉繼卣先生外,還有很多大師為他在藝術上指點迷津。說到此,他講了一個親身經歷的故事。他說:“上世紀七十年代我有幸陪黎雄才大師半月有余,耳濡目染受益匪淺。一次同去炳靈寺游覽,黎先生沿途寫生,我也跟隨著寫生,記得當時我畫得很慨括很抽象。黎先生點評我的畫說:‘這樣畫寫生與沒畫無別啊,回去后一點印象也沒有呀!’自此后我再畫寫生時便深入體悟細微觀察。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期,我又有緣結識了何海霞大師,并授教于先生三年有余,何先生看了我在華山的寫生稿后便諄諄而言:‘我游歷山河從不畫寫生而均默記于心,因為目觀萬物最與畫者心中共鳴的物景僅兩三點而已,畫中只要體現出這兩三點足矣……’兩位大師對寫生的詮釋全然相悖,令我數年不解。后又經過多年在藝術上的沉積和歷練之后,我仿佛突然頓悟:‘黎先生習畫從西學入手(留學日本),而何先生師從張大千皆以傳統為宗,故而審美意識與黎先生‘大相徑庭’,但從藝術規律上講卻又殊途共歸,猶如從北坡和南坡同登珠峰,雖途徑不一卻殊途同歸,都可登上峰頂并列為大師!所以我認為,藝術有標準又沒有標準,因人而異,百花齊放才是圭臬之靈!”

  在交談中,“審美趣味”這個詞高頻地出現在沈風濤的話語中。“有形的筆墨技巧是受制于無形的審美意識所掌控的,沒有高屋建瓴的審美意識駕馭的筆墨只能是技巧的堆積和排列組合,這種筆墨的組合是低級的無序的和沒有靈魂的……一般我們認為藝術是藝術家的天才、想象的創造,這種天才是我們無法通過規則來感知和欣賞的,而我們進行審美就需要一種特別的感知能力,這種能力就是‘審美趣味’。一個人的審美意識決定了藝術的上線,畫面上所呈現的就是無形的審美意識,這個審美意識包括了很多文學修養、社會閱歷、天賦等等,這都這都屬于審美意識的范疇,就是這些看似無形的東西在控制著有形的創作。”沈風濤告訴記者。

  近年來,沈風濤也致力于研究東西方美術史,談起中西方藝術的區別與聯系,沈風濤說:“東西方藝術不存在孰優孰劣的對比和爭議,而是互有長短的互補和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的。美學本是哲學派生出的支脈而已,哲學的靈魂就是無休止的疑問和探求,而學海無涯的規律必然讓這種疑問和探求難有‘蓋棺定論’的圓美結局!當下的學術探求有些太注重學術性而缺少了趣味性和人情味……無論中西美學之爭有何等大異或偏執,都是‘尺有所短,寸有所長’式的‘井底之蛙 ’和‘瞎子摸象’般得以偏概全的無議執著和固守。”

  藝術與哲學是密不可分的,有著必然的邏輯聯系。沈風濤說,“蜜成花不見”是大自然中量變到質變的規律和現象,“道法自然”就必須遵循自然規律和法則循續漸進徐徐而行。任何違背自然規律的嘗試和論調都已被歷史的現實和實踐所拋棄和嘲弄……“大象無形”“有容乃大”千條江河歸大海,在已融入海洋的浪濤中,便沒有必要再去強調哪個浪花來自何條江湖了吧?所以,何為藝術上的“背離”?延襲和復制并非就是“傳統”的靈魂。創新,就是在延襲傳統的基礎之上而對傳統的顛覆和背離性的重新組合,這種顛覆、背離和重組并非人人可為,而是由天才們去編織完成的……一流探藝者與二流探藝者的根本區別是,前者經常不斷地否定自我已有的藝術形式軀殼和語言符號,故而可以化繭成蝶、浴火重生。

  訪談到尾聲,沈風濤由衷地說:“我年輕的時候也曾張狂過,但是我有幸結識了數位中國當代藝術界大師級的人物。他們的言傳身教,讓我深深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是所幸的是我是個‘眼高手低’的人,這個‘眼高手低’并非貶意,因為親睹過大師的作品和為人,才知道高標準在哪里?只有眼高(審美意識),手(技巧)方能逐步跟上,這是一個無盡頭的路途。藝術是一項崇高的事業,探藝的過程也是一個靈魂不斷被洗禮和凈化的過程,要不斷地反省自己,不斷地否定自己。我也會繼續在這條路上一邊仰望星空,一邊腳踏實地。”

  蘭州日報社全媒體記者 華靜

版權聲明:凡注有稿件來源為“中國甘肅網”的稿件,均為中國甘肅網版權稿件,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中國甘肅網”。

精彩推薦

  • 【風華百年路 奮進新隴原】甘南:聚力綠色生態發展 城鄉居民收入大幅度提升 【風華百年路 奮進新隴原】甘南:聚力綠色生態發展 城鄉居民收入大幅度提升
  • 定西岷縣:油菜花香洮水岸 定西岷縣:油菜花香洮水岸
  • 水墨丹霞免費游 快來蹭一波“紅”利 水墨丹霞免費游 快來蹭一波“紅”利
  • “如意甘肅”東南亞四國推介釋放磁場效應丨甘肅文旅探索“引國際客源入甘”新模式 “如意甘肅”東南亞四國推介釋放磁場效應丨甘肅文旅探索“引國際客源入甘”新模式
  • 【風華百年路 奮進新隴原】看雄關風采 扎根戈壁 砥礪奮進 【風華百年路 奮進新隴原】看雄關風采 扎根戈壁 砥礪奮進
  • 禮贊百年華誕 甘肅文旅紅色家書誦讀會在蘭州舉辦 禮贊百年華誕 甘肅文旅紅色家書誦讀會在蘭州舉辦
  • 【2021年第一批甘肅省“最美人物”】成龍奎:積極投身基層實踐 助推榆中“符號”做大做強 【2021年第一批甘肅省“最美人物”】成龍奎:積極投身基層實踐 助推榆中“符號”做大做強
  • 【2021年第一批甘肅省“最美人物”】高亞芳:旅游扶貧路上的巾幗力量 助推甘肅旅游高質量發展 【2021年第一批甘肅省“最美人物”】高亞芳:旅游扶貧路上的巾幗力量 助推甘肅旅游高質量發展

關注我們

中國甘肅網微博
中國甘肅網微信
甘肅頭條下載
微博甘肅

即時播報

1   甘肅籍作家“扎進”沙漠創作 鄉土味書
2   看革命文物解精神密碼|腳踏風琴
3   奮斗百年路 啟航新征程 | 讓書香之氣充
4   中組部表彰全國優秀縣委書記 甘肅4人上
5   【100秒@100年】甘南100秒
6   獻禮黨的百年華誕!武威市美術書法作品
7   【快訊】甘肅省“兩優一先”表彰大會在
8   【風華百年路 奮進新隴原】甘南:聚力
9   “百年百圖”見證中國共產黨在隴原大地
10   定西岷縣:油菜花香洮水岸
11   中國正能量2021“五個一百”網絡精品征
12   七律·慶祝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
13   “全國黨史知識競賽”進入沖刺階段 甘
14   水墨丹霞免費游 快來蹭一波“紅”利
15   蘭州美術老師巧借石紋作畫 引黃河文化
分享到
337P日本